Search
  • Lina Liu

"Life of an Interpreter" series published in See Hua News Daily


很多人听到当翻译的职业,就以为是一份死板郁闷的工作。我在伦敦当翻译,主要是交替口译。偶尔也有笔译。最难的是同声翻译/同步口译,是在不打断讲话者演讲的情况下,不停地将其讲话内容传译给听众的一种口译方式。

当翻译的生活七彩缤纷,大多时候好像在在拍电视剧,警匪剧特多,有时我拍悬疑片,有时我扮007!偶尔还拍纪录片,经常遇到苦情剧,难得也有喜剧收场。

当翻译是自由业,好不容易考上了英国翻译考试,同声翻译那部分最难过关,一般考生都要考上好几次才及格。证明自己在英国政府公共服务有600分钟的工作经验,还要通过罪案背景调查,而且必须拥有英国长期居留证才可以被英国的国家注册翻译局接受为会员,那么个人资料就刊在他们的网站上,任何人需要各语言翻译都可以上网找。这等于我们翻译的执照,每年必须呈上新的各语言工作量证明,每三年要更新罪案背景调查。

我不适合过朝九晚五的工作,我喜欢选择自己的时间与客户。付钱太少太慢态度不好的客户我就炒他们的鱿鱼。别人一年放假20-25天,我们可以自由选择假期长短。那要看个人如何衡量金钱与自由了。当然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东西。我们自由业族必须自己搞税务与来往账目,工作量不稳定,没有受薪假期与病假。

我的客户包括英国国防部,外交部,刑事法院,移民法院,民事法院,移民局,警察局,监控局,医院诊所,运动会主办局,私人公司及传媒制作公司等等。

我经常四处奔跑,搭火车到英国各地工作。我是那个穿着西装拿着皮袋在火车站冲刺的田径手!搭车时间也有收费,在火车上看书或睡觉都有钱赚的工作挺不错的。 有时需要搭飞机到国外工作,除了欧洲以外,最远的是到中东去,在国际研讨会做同声翻译,几个星期前刚去了沙地阿拉伯。

说起个人念语言的过程都是下了很多苦工才有今天的。小学时住在柔佛州,可以收看到新加坡电视台,从新广的教育节目中,自学了汉语拼音,也特别专注准确发音,后来在马大第一及第二年选修古典中文系。所以现在为大陆客户翻译时,他们眼也不眨的以为我是大陆人。

记得刚转入马来中学预备班时,马来文特别差,所以下定决心,把马中字典当宝典来背,连上厕所都在看字典。后来念STPM马来文科也考了A。在马大四年期间,为一位马来教练翻译了很多道家与儒家作品为马来文。在马大写论文的参考资料都是英文及中文,就这样打下了马中英翻译的基础。

我还记得小学时的一位马来文补习老师取笑我不懂得如何发“R”音,我就天天练习,所以现在我能舌头打卷的发出几秒钟字正腔圆的“R”音。后来学起意大利语容易多了,意大利语的“R” 音也很多,比如“再见”是ARRIVEDERCI.

马来文基础稳定者,掌握印尼文易如反掌,只需更改有些词语与更换口音。而且在斗湖上了四年的中学,在印尼边境,耳濡目染下学会印尼语。马来文及印尼文属于英国的罕有语言,因翻译考试不易加上合格条件困难,全英国合格的印尼文翻译只有三位,我是其中一位。所以我们可以定下高价,不怕缺少工作。谁知道当年苦背中马字典的苦工竟然是我后来在英国发展的技能。

圣诞节快到了,我对圣诞老人许了一个愿望,希望他将各语言字典资料存入我的脑袋,以最快的速度存档,以最快的速度从我口里译出去。阿门!


11 views

Call

T: +44 (0)7830 155825

  • LinkedIn Social Icon